芜菁沙袋

你复活辣!

最好不要骂我,因为你骂不过我

–活着的人是无法看清太阳的,只有临死之人的眼睛才能穿越光芒看清太阳。

我是坏人

但是儒雅随和

呃呃呃啊 这是什么美貌纸片人!!!!!!!!!!!!!!!!!

过度兴奋急诊室:

给老景滴电竞小男孩 @芜菁沙袋

1 57

【摊宣】CP22 D1&2 <激(oo)情(oo)吸(oo)猪(oo)会(oo)所>

安塔格尼:


摊位名称:激(oo)情(oo)吸(oo)猪(oo)会(oo)所


(但是CP22的官方册子上应该是另一个名字233


位置:乙J02(没错我们在怀旧区


物料:主要发放朱正廷相关周边无料,微博关注朱正廷及朱正廷超话即可领取


周边设计鸣谢 @桃三的屁股一顶仨 老师!


摊宣图制作鸣谢 @芜菁沙袋交了闪现 老师!



欢迎各位珍珠糖来摊位玩耍蹦迪!:)猪妖姐姐永远欢迎您!


(oo)情(oo)吸(oo)猪(oo)会(oo)所


给所有珍珠糖一个爱的温...

82

过度兴奋急诊室:

景景把酷炫摊宣搞出来了!!!!
我和江景老师两个人只坐D2!!大概早上九十点一直坐到下午四点左右
花怜的无料领取条件写上面了!实际数量很少因为和别人PY了很多()
画了三十多张签绘!先来先得!(谁要)交换也欢迎滴~
来一起交流切磋下QQ飞车也是很欢迎滴!!!!!!!

111

【雷卡】你在摄影创作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难忘的人或事?

× 知乎体 双摄影师paro

×给莉莉老师的G文 本子详情戳我


 你在摄影创作过程中遇到过哪些难忘的人或事?


谢邀。

去年年初,我在网络上拉了个去新疆和巴基斯坦边界附近徒步行的摄影爱好小组,目的地是世界第二高峰K2,在发招募的时候我明确指出此次徒步将在海拔四千米以上的无人区进行,条件比较艰苦,希望各位摄影爱好者量力而行。

因为这次条件实在是艰苦,这招募到截团为止都没有几个人来联系我,就在我心灰意冷即将打消这次徒步的念头时,突然有个人寻着招募加了我微信说要报名参团。

我惊喜不已,但是为了团友的生命安全...

9 325

鬼畜莉莉🐤:

雷卡个人文本《石菖蒲》终宣+预售链接

话不多说,重点放在最前面……

💖4.22(周日)19:00开预售,点击我打开TB预售链接❤️


【CP】凹凸世界 雷狮X卡米尔
【作者】鬼畜莉莉🐔

【内容】文本+插图

【价格】全套75

             单本 55(前30拍下送双特典)...


824

【厂花】梦中的7酱

×明凯x曾湛然

国际三禁 上升孤儿

傻吊至极,我先大喊一声鸡掰为敬


不知道是不是明凯太久没上场,最近曾湛然做梦都能梦到他了。

一开始的梦光怪陆离不具实感,曾湛然梦到魄罗骑士厂酱玉树临风地站在魄罗身前冲他伸了一只手,自己翻身上马,二人便快意地策魄罗奔腾,一打深红锋喙鸟在二人身后展翅高飞,占卜果实浅青晶莹的光散了漫天,罗曼蒂克得仿佛要下一秒就要在纳什男爵面前宣誓结婚。

曾湛然一边做梦一边想自己是不是疯了,画面一转他骑着上半河道的迅捷蟹,明凯骑着下半河道的迅捷蟹,曾湛然不知道怎么脑子一抽就冲明凯喊:

你追我,你追上我我就让你——...

5 24

【厂花】仲夏夜之恋 1-3

×ABO 国际三禁 

×给我挚爱的江戎老师 @沧戎霸霸 


1.


曾湛然喜欢厂长这件事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


偶尔EDG聚餐,茶余饭后话题引到他们要搬走的老邻居SS身上时,总有人对明凯挤了眼睛促狭地笑:SS那个不怎么上场的替补打野,对,就天天在微博闹腾那个,是不是还挺喜欢咱们厂长的?


明凯不当回事,他低头晃晃手里易拉罐,听着气泡饮料敲打在金属罐壁上发出咚咚的声音,身边小年轻们嘻嘻哈哈,明凯似乎沉浸在了这个无聊的小游戏中,完全无暇回答对方问题。这帮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吃饱喝足酒气上头

14 31

【段散】随便取个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喝酒?”

段承轩看起来晕的厉害,睁着眼睛板着脸勉强维持着他标准总裁的模样,只是攥着散人的手没轻没重,散人吃痛,皱了一下眉,但是没有抽开自己的手。

“你管我……反正我就是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不能喝酒还喝酒……服了你了。”散人嘟嘟囔囔地把段承轩架起来。酒店地毯厚的很,段承轩那踉跄足音被细细吸去,他便愈发如坠云端。他眯着眼试图让视线聚焦在身边这人身上,这个陌生的男性比他矮了一点,搀他的动作看起来吃力得很。

这是……公司新推的男艺人?段承轩想不明白,他不愿让陌生人接触自己,便信手一推,哑着声音到:“放开我!你是谁?……助理呢?”

这一推没推动,段承轩才想起来这人可是如...

【壳花】流星糖罐·冰雪节限定

× 影流之主原画壳×北地之怒魄罗骑士花AU
× 国际三禁

忍者深一脚浅一脚地在皑皑雪原上跋涉着。

从铁刺山脉到弗雷尔卓德,慎派来的杀手谨慎地一直跟在他的身后。正面决战就算是忍者也很难全身而退,所以忍者故意把他们引到了弗雷尔卓德以期对方放松警惕。杀手们果然只是认为他尚未察觉此次追杀,还在心里暗喜此处荒无人烟适合下手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雪性急地改变了双方胶着的状态。

这半个月来,无论是忍者还是杀手,都是这一场无声围猎的强弩之末。这一场厮杀足足持续了半日之久,忍者重创了来追捕他的一部分杀手——他也同样身负重伤。

可忍者身处的雪原外沿,早已被剩余的杀手包围得...

12 66
 
1 / 3

© 芜菁沙袋 | Powered by LOFTER